清代

清康熙廿二年(西元一六八三年),鄭克塽降清,臺灣歸清版圖。但是清廷以為臺灣易流為反清復明的基地,放棄留臺灣未決,幸施琅極力建議留臺,遂得正式納入版圖,永固邊圉。 康熙廿三年,康熙帝准施琅所奏,詔令臺灣設一府三縣,隸屬福建省。一府為臺灣府,三縣是臺灣、鳳山、諸羅,而行政區域大體沿襲明鄭時代的舊制。清廷治臺,恩威並濟,一方面以攏絡政策收攏留臺漢人及原住民,另一方面,卻又用高壓的手段來提防反清復明力量的再起。並實施海禁,禁止內地人到臺灣,一直到清朝在臺灣的統治勢力鞏固之後,才慢慢放鬆管制。但是在清朝統治臺灣的二百多年中,臺灣仍然發生了許多次的大小叛亂,正如俗諺五年一大亂,三年一小亂。其原因約有:一、臺灣居民大都來自福建和廣東,且許多是隨鄭氏來臺的,鄭氏亡後,民族意識深藏人心,極力排斥異族的統治。二、清朝以為臺灣是邊陲荒島,對臺灣的建設十分漠視,以致民心不能歸向,常有反叛之舉。如朱一貴、林爽文都紛紛起事,這正表示臺灣先民的強烈民族意識,也暴露出滿清政府的腐敗與無能。 滿清在臺較具規模的建設,則在同治十三年(西元一八七四年)後。是年日本藉口琉球人在臺遇難,出兵進犯臺灣南部之牡丹社(今屏東縣牡丹鄉),世稱牡丹社事件,清廷為此,特派沈葆楨為欽差大臣,至臺灣加強備戰,事平之後,沈氏深覺臺灣地位日漸重要,其後清廷才決心開發臺灣,以固海防。先賢沈葆楨、丁日昌,劉銘傳等,乃清末建設臺灣最具功績者,特分述如下:

清代建築照片清代建築照片清代建築照片

沈葆楨:牡丹社之役,沈氏奉命應變,不久事平,又奉旨辦理臺灣善後事宜,首即奏請移駐福建巡撫於臺灣,以一事權而專責成,次請建立臺北府,設宜蘭、新竹與淡水三縣。另奏請開山撫番,所開山路,均係由西向東,以謀縮短東西交通路線,進而開關山後(臺灣東部),招撫山中軍民,以安定地方,擴大耕地,以增民食與賦稅,實為一舉數得之重大建樹,亦為日後臺灣建省奠定了初基。丁日昌:丁氏對臺灣之吏治澄清,雜稅廢除,山地行政及墾務之革新,礦藏開發,交通建設及防務之加強,皆有遠大規畫與具體的成果,為清末臺灣現代化過程中承先(沈葆楨)啟後(劉銘傳)之重要領導人物。劉銘傳:光緒十一年,中法戰爭結束,臺灣建省,劉氏首任臺灣巡撫,治臺時特重防務、練兵、清賦、撫番四要務,在各方面銳意建設。軍事防衛之創設,有軍械機器局等,並在基隆、滬尾等港南北要口,增築砲臺,配置水雷。對於撫番措施則設立撫墾局,創設番學堂,並開通臺北、宜蘭間之道路及一般山道。另將臺灣田畝一律清丈,南北兩路各設清賦總局,辦理田賦徵收事宜,更設立官銀局,鑄造銀幣,而開我國自造銀幣之先聲。此外,農業方面有植棉、栽桑、養蠶、種煙草。鐵路、公路、郵政、電燈、學堂也次第創辦,對臺灣之現代化,貢獻至大。
本頁最後更新日期: 107-08-15
本頁點閱瀏覽次數: 29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