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淵源

臺灣與大陸

臺灣位於西太平洋邊,隔臺灣海峽與福建地區相望,清初曾為閩省的一府,清末劃為省區。 自古生代的末期,臺灣由海中褶曲隆起成為一個海島以來,兩億多年間,歷經幾次的地球地形變化;或隆起與大陸相連,或沈降成為一個孤島,時斷時續。由近年陸續在臺灣西部所發現的許多象、犀牛、野鹿、劍虎等大型哺乳類化石,足證臺灣於一百萬年前完全與大陸相連之事實。 此外,臺灣又位在亞洲地中海的東緣所謂花綵列島的中途,即中國東海與南海之交,為古代海洋與大陸文化交流必經之路。臺灣的原始文化,自然地含有純大陸文化和海洋文化的要素。 因此,從地質學、地形學、地球物理學或人類考古學來看,不僅臺灣與大陸原屬連體,且其生物和居民幾乎全部由大陸東遷而來。

史前文化

臺灣史前文化,學術界一直認為與中國大陸古代文化關係密切。例如高雄縣大湖遺址的磨光黑陶,就被認為屬於龍山文化要素,而與浙江地區黑陶有關。臺中縣營埔遺址也出土磨光黑陶,且有鼎足以及石刀等,更增強了臺灣史前文化深受大陸文化影響的信念。高雄縣鳳鼻頭遺址出現的彩陶,和福建曇石山遺址的彩陶,並無二致。因此,臺灣史前文化的肇端,乃大陸古文化的胚胎,應無疑義。 近年來,有不少考古學家不斷地在臺灣各地從事史前文化遺址、遺物的發掘和研究工作,使後代對古代的臺灣能有進一步的瞭解。其中較著名的有:臺東縣長濱鄉八仙洞的人骨遺骸及舊石器時代的礫石偏鋒砍器;卑南遺址的石板棺;屏東縣鵝鑾鼻文化層的舊石器時代砍器;臺北圓山文化層的陶器、玉器:植物園文化層的石器與陶罐;芝山巖文化層的彩陶片等。這些都是人類有文字記載以前的文化遺物,其特徵完全與我國大陸舊石器及新石器文化同一類型。 臺東縣卑南文化遺址,經考古發掘出土的石板棺,總數在一千具以上,而其中所包含的陪葬品,無論是製作的精美,或是數量的龐大,在東南亞都是首屈一指的。主要可分為陶質及玉質或石質兩大類。陶質的為各式的陶容器,可能是盛裝酒或食物的。玉質或石質的陪葬品則種類繁多,如作為裝飾品的項飾、抉、手環等;或是作為工具的石錛、石鑿;以及作為武器的槍頭、箭鏃等,都製作精美,展現了高度技術。足證在三千年前,臺灣已有相當進步的文化。
台灣與大陸史前文化老台灣人

 
臺灣名稱和歷史演進

從過去名稱的演變,可以看出臺灣的歷史行程。除尚書所提及的「島夷」、後漢書的「東鯷」、三國吳志及臨海水土志的「夷洲」、隋書的「流求」、元史的「琉求」外,最早有「岱員」、「雕題」、「瀛洲」,後更有「毗舍耶」、「雞籠」、「東番」、「北港」及「東都」、「東寧」等。而臺灣一名,初為一部分人所稱,明代巳有之。及清兵入臺,於康熙二十三年,始改東寧為臺灣府(又置臺灣縣)隸屬福建省,可說臺灣之正式名稱自此開始。

老台灣人

從臺灣的地理、人種、文化各方面看來,由「臨海水土志」的「夷洲」及「隋書」的「流求」。兩 項記載,以夷洲人和古代越人來相比較,除居處、飲食、衣服、被飾等相似,並以其文化物質為證,可以說明今日臺灣土著族的文化特質和夷洲人沒有什麼不同。 臺灣的土著族,分為先住民族與移住民族。原始的許多先住民族或移住民族,如美拉尼西安或玻琍尼西亞人,多已絕滅。至比較後期的移住民族,除五萬多平埔族已行漢化不計外,九大族群依照人口多寡為:阿美族、泰雅族、排灣族、布農族、卑南族、魯凱族、曹族、賽夏族與雅美族。這些民族,均自成部落社會,其祖先大半又與古代百越族同源,是從大陸或東南亞輾轉移來的。而移入時間,約在二千七百年前至四千年前左右。 臺灣晚期的移住民族,當為漢人了。由古文獻上所記載,發現臺灣的各種說法看來,臺澎早已有了我移民的遺跡。而其有文獻足徵的,至少當在宋代末期,遼夏接踵來犯,繼又金人入侵,朝廷南徙,閩浙人口因而大增,是時澎湖已隸屬晉江縣轄,汪大猷治理泉州時,在澎湖建造房屋二百餘間,並派兵保衛民眾。就清初笨港(今北港)發現的宋錢及宋硐推論,則宋時已有漢人入臺,這就是漢人拓殖臺澎的開始。 到了元代至正年間,澎湖正式置巡檢司,隸於泉州同安,為我國建置於臺灣之始。對於臺灣的開發,在明代始有大規模的行動,但仍如我國過去之海外經營一樣,典型的是以私人活動為主,其後始逐漸的由政府正式加以拓展。十七世紀末期,臺遷本島已有漢人二、三萬戶,人口約計十萬左右,論其祖籍,大部份是屬福建和廣東兩省。
本頁最後更新日期: 107-08-14
本頁點閱瀏覽次數: 411